浔茶w

主楼诚及衍生,楼诚不拆,衍生CP相对杂食,主谭陈。
「私信」与「提问」功能已开放,欢迎随时来点梗,对胃口的就会写~不然来跟我唠唠嗑也行啊(⺣◡⺣)♡

【楼诚】【知乎体】你收到的最难忘的情人节礼物是什么?

久违的更新来啦~

小明被虐得太多了,所以今天换梁萌萌被虐233333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哟,希望不管已脱团的还是仍单身的都能尽早睡到想睡的人~

比心♥

p了个s:粉丝又快满整数了,意味着我们很快又可以玩点梗辣,还木有关注的亲真的不考虑关注一下咩?

——————————


你收到的最难忘的情人节礼物是什么?

 

梁仲春,人送外号梁萌萌。

 

@明台 谢小少爷邀请,然而看到这个题目我觉得我并不是很想被邀【冷漠.jpg

 

最难忘的情人节礼物,呵呵,说起来我真的很想打人啊。

那是去年的事情了,我刚认识明长官和阿诚兄弟的时候。你们也知道,我家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呢,还有个儿子,新政府拿的那点工资总是不够家中开销的嘛,所以我私底下也会做点小生意赚赚外快,当然了,这里面免不了需要阿诚兄弟利用明长官的职务之便替我打点一二。

此为前提。

然而让我终身难忘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个前提。

 

去年临近情人节了嘛,我想着给老婆们买点礼物啥的,毕竟她们对我也都算尽心尽力,伺候得不错。女人嘛,稍稍哄一哄总是能高兴半天的。这不,我接了个大生意,对方答应我十三号会把货送到港口,我后来给阿诚兄弟打了个电话,托他跟我一起去港口处理那批货,这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天才来接电话,语气还很不耐烦。

行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好言好语地跟他说了,他在电话那头就是沉默着不应我的话,我最后没办法了,承诺他许他五分利,丫这才不情不愿地答应下来了。

要知道那可是五分利啊!!这人还不情愿呢!!五分利一分走我给老婆们的礼物又要打折扣了……

心塞,宝宝心里苦啊,可宝宝不说。

好在阿诚兄弟大发善心没有全都要走,我还能拿到五分,有总比没有的好。

 

二月的天气啊,外头还是冷得出奇,我在港口被风吹到快肢体僵硬的时候,阿诚兄弟才姗姗而来,妈的这人还耍帅,车子往那边一停,人从驾驶座开门下来,走路生风,带得大衣跟斗篷似的,别说,这人光看外在还真是挺好看的。

可是特喵心咋就这么黑呢!

我的心真的在滴血啊QAQ

 

人走到我跟前,看样子还带着火气呢,劈头盖脸就先凶我,少走几趟能死啊。

货还没拿到手,我认了,只能赔着笑脸说这不是明天就情人节了么,心想着给老婆们置办点好东西呀,这两天手头紧张,只能靠这批货了。

说完我还为了示好,凑上去拍拍他的领口,问他肯定也给明长官准备礼物了吧。

哟呵,没想到这人还害羞起来了,虽然当时天色很晚了但是你们千万不要怀疑我的好视力,阿诚兄弟可是从耳根到脖子都红了一片,眼神闪烁着都不看我,说他跟我可不一样。

特喵的有啥不一样,丫在新政府里跟明长官眉来眼去秀恩爱还少吗?咱同事几个谁不知道明长官和诚秘书之间的那点酱酱酿酿的事?就连汪曼春那丫头都被这两人秀恩爱给秀习惯了。

好吧他不说我也不能多问,还好货很快就到了,阿诚兄弟没有多待,匆匆忙忙地替我处理完了之后就上了车,然后油门一踩扬长而去了。

行,你帮我办事,你是大爷。

 

好在那批货顺利解决了,钱我也拿到手了,第二天我美滋滋地去上班,心里还在盘算着一会下了班我得去给那两位买点啥好呢。

还没下班呢,我就听手下说明长官让我过去一趟,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事情,可是他是顶头上司啊,我只得去了。结果去的时候阿诚也在,明长官看起来脸色并不是很好,我用眼神询问阿诚到底叫我来是要干啥,阿诚只是给了我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后来……你问我后来?后来就是明长官怒气冲天地揪着我工作上的一点小失误骂了我一个多小时。

宝宝真是心里苦啊,直到出了明长官的办公室我都没想明白咋的明长官今天就跟吃了火药似的呢?按理说这点小错误随便骂两句就得了,今天这火气感觉就跟我杀了他全家一样啊。

结果后来终于知道了原因,特喵的虽然我并不希望我知道,可是谁让我不仅视力好听力也不错呢。我刚走出明长官办公室,就听到里头两人的对话。

“明长官公报私仇,这可不好。”

“谁让他打断我们。”

“还记着呢,昨天我回去后不是继续了?更何况我还替你赚了五分利呢。”

“中途打断所产生的后果可不是五分利能挽回的。”

“那现在让你再补回来?”

……

 

真是造孽啊,我第一次痛恨我那么好的听力,里头那两人调笑的语气跟门外哭丧着脸的我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合着昨天加今天我都成了出气筒,只是因为这两人欲求不满?

特喵的少做两次能死啊。

 

当然这还不算完,等我下了班买完东西到家的时候,我老婆又跟我闹起来了,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我外头有人,哭着吵着非要我说清楚,又嚷嚷着什么她要带着苗苗回娘家,日子不过了之类的话。

我实在被她缠得头疼,好不容易她哭累了睡了过去,我才终于可以休息一下。

我觉得你们也猜到了对不对?这事就是阿诚抖出去的。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呵呵,这人后来还特地打电话过来装模作样地慰问我,妈的,我不就是打断了他和明长官的好事嘛,再说我也不知道他俩在办事啊,俗话说的好,不知者不罪,这能全算我头上吗?

摊上这俩睚眦必报假公济私公报私仇的主,我也真是倒了血霉了。

 

所以你现在别跟我提情人节,我特喵的一想到这日子就来气。

你问我情人节怎么过?过什么过,不过了!

 

编辑于20XX-XX-XX 2333条评论 作者保留权利


——————————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12)
热度(109)
©浔茶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