浔茶w

主楼诚及衍生,楼诚不拆,衍生CP相对杂食,主谭陈。
「私信」与「提问」功能已开放,欢迎随时来点梗,对胃口的就会写~不然来跟我唠唠嗑也行啊(⺣◡⺣)♡

【楼诚深夜60分】【知乎体】向家人出柜是什么样的体验?

主页菌: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出柜


今天的题目也是简单粗暴_(:3」∠)_

然而我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这一小段orz

接着滚下去写别的了QAQ

——————————


向家人出柜是什么样的体验?

 

明楼,明月楼高诚独倚。

 

说到这个问题,我想我其实无比幸运,尽管这件事起初也并不是十分顺利。

我与阿诚是在巴黎的时候在一起的,回到国内之后,我一直在找机会想同大姐说清楚,阿诚却每次都拦住我说时机不成熟,让我别着急。

我只当他害羞,倒也未有多想。

直到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我大姐开始着手为我和阿诚分别安排相亲事宜,我逐渐发现阿诚的不对劲了。大姐每每提到此事,他虽眼中有落寞之意,却仍然不肯让我向大姐说明,甚至有一天,他说我或许真的应该去见见那些女孩。

我自然不高兴,拽着他的领口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只低着头不看我,说他不能拖累我一辈子,害明家无后。

我愣了半晌,到底什么也没说,松开了他。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我的傻阿诚,他一味地做了认为对我好的决定,却没有问过我是不是真的想这样。

更何况,他竟也完全不为自己想。

他何曾知道,纵然明家的血脉会断在我手里,是我愧对列祖,但于我私心,只要有他陪伴,便是足矣。

 

是以第二天一早,我便趁着阿诚还在睡,将大姐叫醒,与她一同进了小祠堂。

我跪在地上,向大姐坦白了我与阿诚的一切,也做好了迎接家法的准备。

未料我没有等来大姐的鞭子,却等到了她欲扶起我的一双手。

我有些错愕,借着她的力站起来,大姐很轻地叹了口气,握着我的手说:“傻弟弟,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您知道?”

也是,我与大姐是亲姐弟,血脉相连,平常哪怕只是一点细微的眼神与动作,别人或许不在意,她又怎会看不出来。

“大姐,对不起。”

我正欲再度跪下,大姐却阻止了我的动作,只嘱咐我要好好待阿诚,万不可有一天后悔今天说过的话。

我干脆利落地应她,因为这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怎么可能会后悔?

 

后来阿诚醒来之后得知我已向大姐说明,问我为什么没有叫他一起。他说我俩的事是我情他愿,自然应当一同承担后果,他说着还扑过来想解我的衬衣看大姐打我的痕迹。

我不禁失笑,环抱着他,低下头去搜寻他的唇,告诉他大姐并没有打我,她认可我们了。

至于为什么向大姐说明时没有同他一起,实在是我不忍。

阿诚总说我是他的支撑,是他的依靠,那么此事由我一人担下便好。

更何况,其实于我而言,阿诚亦是我的支撑与依靠,千难万险,只要是为他,我都义无反顾。

 

说来我十分感谢大姐,即便我无法让明家延续香火,她依然没有苛责于我,而是选择了让我自由做主,也给了我与阿诚相守一生的权利。

不过若说出柜后的变化,那也是有的。

大姐如今对待阿诚显然比之前上心多了,有时甚至超过了对身为亲弟弟的我。

对此,我倒也是乐见其成。

 

总结下来,其实谈一段不易被认可的恋情确实会很艰难,但我很庆幸我有与我一样无比坚定的恋人,亦有对我们无限宽容的亲人,让我有足够的信心去相信我与阿诚能够白头到老。

 

编辑于20XX-XX-XX 2113条评论 作者保留权利


评论(6)
热度(146)
©浔茶w | Powered by LOFTER